第48章

一秒记住【8080起点中文网 www.it8080.com】

第四十八章甜蜜的惩罚

时隔将近一月,东大陆已经跨入春季,大地万物回春,一派大好风光。

唐果一路看到战争的痕迹已经慢慢褪去,心里感到很是安慰。回想半年前独自一人去中郡的时候看到的生灵涂炭,眼前家家户户重建家园的景象简直就像天堂!

“夏侯镇……”唐果看着前方生机勃勃的镇子,感慨万千。

“怎么了?”楼锦衣仍然是鹤三的扮相。

“我半年前独自一人夜半赶路去中郡,途经这里还被吓到了。”唐果脸上仍有阴影,“以为可以在此过夜,没想到全镇一片焦黑,遍布焦尸,十分人。”

“呵呵,有时候不可小瞧人的坚强呢……就像蚂蚁,被水冲了窝也会不断重建。”楼锦衣怜惜的看向身边的少年。曾几何时他全心护着的孩子,在他看不到的那些岁月里……禁受了多少苦。如若真的爱他护他,那么心底的心痛和怜惜,就足以覆盖那些怨恨。

罢了罢了……都过去了。

“客官,我们镇子可有靠近东边不常见的温泉,两位可要试试?”客栈的小二上了菜殷勤的推荐着,“两位若是想试上一试,小的可以替两位换一间附带温泉的小院落。”

“我看倒是不错……”楼锦衣看向唐果,发现他脸上淡淡的却是没什么意见,就转头向小二确定了。

这段日子朝夕相处,楼锦衣发现唐果变了。这孩子表面虽阳光长得又招人,实则却是个外热内里却有点冷的家伙。要他真的对一个人放下戒心其实需要时间慢慢磨,可是他却对自己,不,对这个鹤三一开始就很信任,很放松。楼锦衣实在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。不过不管怎样也好,今次要好好把握机会……不然渡过了夏侯河就要到繁丽了。

定昏。

温泉池子不大,仅仅可容纳四五人。池畔热气袅袅,一灯如豆晕染出暧昧的浅淡光线。

唐果兀自脱了衣服先行下水。背对着木制的栅栏小门。呼……自从穿到了这时代,还从未泡过温泉呢,真是舒服。“哗啦”身后传来下水的声音,让他的背僵硬了一下,又迅速的放松。突然一道热气袭上耳畔,修长有力的手臂围在了身体两侧。

“我给你搓搓背吧……世子殿下。”低沉又悦耳的声音差点让唐果软了脚,还来不及有所反应,一只大掌就以十分暧昧的缓慢速度摸上了白皙的裸背,上下游移,不时滑到危险的界限。

唐果忍了忍,语气平淡的说:“阁下这么做是对本世子有觊觎之意?”话是这么说,却没有什么不悦之色。楼锦衣的手不停,脸色却阴沉下来。他早已不是两年多前那个性子尚算平和的楼锦衣了,他的性格变得有多乖张自己却是清楚……也许今天还是算了,不然他怕自己怒气上来会伤了这孩子。

“世子,倒是很放得开。”掩下语气里的狂怒,仍是泄露出一丝酸意,楼锦衣盯着自己的手慢慢的、不舍的移开那白皙滑润的皮肤。就在指尖完全离开之际,唐果一把从背后抓住了他的手腕,猛的翻身把他整个压在了池壁上,动弹不得!

楼锦衣吃惊的望着俯视着他的孩子,那孩子因为蒸汽而艳若桃李的脸上,一双流焰般的眼瞳燃着冷冷的光。

“……你这面具挺厚实的,泡了好半天脸上都没有一丝血色。”少年质地清澈的声音此时就像结了冰,又冷又硬。他看见身下这男人明显变了表情,于是弯起尖锐的笑。“你是鹤三呢……还是楼锦衣?”

男人彻底僵住。

“青箫虽来不及告诉本世子你会扮成鹤三,但是其它的他可都说了……包括几个月前在山南城你避开我……”唐果抓紧楼锦衣的手腕,膝盖却一点点抬起,蹭到男人修长的双腿间,抵住了那渐渐硬挺的物事,楼锦衣不由发出一声轻喘,“包括你曾经当了两年的菏泽魑……”察觉身下的人突然开始挣扎,唐果膝盖用力挤压那硬物,男人顿时软了下来。

热气缭绕的温泉池里,渐渐响起一声声极力压抑的呻吟和粗喘。唐果凝视着楼锦衣沉溺于欲望的面容,膝盖却加快速度摩擦他完全挺立的欲望,楼锦衣柔韧强健的身体绷得紧紧,一阵阵痉挛,嘴里已经控制不住的大声呻吟起来,脑袋里一片空白。唐果面无表情的俯下身,含住男人的耳垂吸允。

“呼……青箫还告诉我,你用了菏泽九霄的身份……接近我……要不是闻到了一样的香味,我还发现不了……你又改扮了他人……”他冷冷的在楼锦衣耳边说,看到男人失神的双瞳转向自己,他低下头舔了舔那湿润的眼角。

“……啊……”楼锦衣想抬起手,但又软软放了下去。他想要说些什么,脑中却空白。身体在甘美的欲望中渐渐攀上顶峰……好……舒服……

直到楼锦衣的声音里带上泣音,唐果才松开禁锢的手掌。水池里回荡着情色的喘息。

唐果随便清洗了一下手,转身就向池边走去。楼锦衣缓缓回神,脸色开始苍白,不顾身体发软,他慌乱的几步上前。巨大的水声响起。

楼锦衣一把把唐果拽进怀里,搂得紧紧的一道跌进了水中。待到两人狼狈的钻出水面,他也没有放开怀里的少年。

“果儿!!果儿……你生气了……你生气了是不是?!”楼锦衣慌得口不择言,“别生气,不要这样不理我!”巨大的恐慌让他不知所措。什么怨恨痛苦统统都抛到了一边,原来果儿仅仅一点点冷漠自己就无法忍受……刚才那般所谓,难道竟是分离的前兆?!不,他决不允许!!“我知道!我知道你恨我假死,恨我在一旁看你痛苦却不相认……可是我可以解释!但你绝对不能离开我……在我决定放下一切的时候你怎么可以离开!!!”

唐果沉默不语,即使身后的男人已近疯癫!他闭上眼,控制全身的颤抖。他哪里是恨他呢……在听青箫告诉了他的一切后,他没有资格恨他。楼……他此生最爱的楼,两年里竟是过着那样的生活?!他不敢想象楼手脚残废又染上忘忧的瘾,究竟是怎样一步步恢复身体,夺取武功,控制冲霄楼?

他不敢回头,不敢言语的唯一理由,就是怕在楼的眼里看到憎恨……哪怕是只有一星半点的影子,他也会无法承受!

“果儿……回头看看我……”楼颤抖的拥紧少年,就像抱着稀世珍宝,“果儿……我爱你……看在我爱你的份上,回头看看我!!”他感到唐果的身子一震,于是小心的转过他的身体,他没有抵抗。楼锦衣欣喜若狂。

少年紧闭着眼,脸色发暗。

“睁开眼……果儿……睁开眼。”楼锦衣苦涩的抚摸着他的脸庞。连看都不愿意看一眼吗……“真的,恨我至此吗?果儿?”

唐果已经无法控制眼泪掉下,他睁开眼,却仍然一片模糊。张了张嘴,发现声音都已经嘶哑。“……楼……”你恨我吗?

“果儿!果儿……我的果儿!!”楼锦衣又哭又笑,一遍遍擦着唐果掉下的泪珠。

“楼,我想看,你的脸。”唐果仰头望着男人,犹带哽咽的说。

脸?楼锦衣愣了一下恍然大悟,连忙小心的下人皮面具。一刻钟过去,一张略略苍白的俊丽容颜出现在唐果眼前,熟悉又陌生。

唐果伸出手轻轻抚摸着,心里一片酸涩。曾经无数次的想象楼成年后的样子,真正看到了才发现自己想象的不及眼前一分。当真是俊美无双。楼锦衣微笑的执过他的手,轻轻吻着。

“楼……恨我吗?”软软的声音低到几乎无法听清,又抖得厉害。楼锦衣愣住了,这才发现不对。少年直到现在都没有一个笑容,问出这话时,浑身都快抖成一团……眼中满是退缩。心里顿时撕心裂肺般的疼痛。

“你听好了,果儿。”楼锦衣低低叹着,“我不恨你。如今这般于我来说已经是上天的恩赐……我诚心感谢尚且不及。”如果说曾经有恨,也只能说那段时光太过惨痛……没有恨意他也许根本活不下来,说到底,他还是普通人,所以不够坚强。他只能把痛苦通过仇恨转嫁到别人身上……甚至是自己的爱人。

“不要让别人对我们的伤害阻碍我们的幸福……那对我们都不公平,果儿。”楼锦衣紧紧抱住唐果,蹭着他的头顶。

唐果浑身一松,眼前已是阵阵发黑。意识渐渐模糊,只听到耳边楼的声音温柔的、温柔的呢喃着。好像梦境一般。

他不恨自己。

他们扯平了。

于是嘴角弯起甜甜的笑意,昏昏沉沉睡了过去。

“果儿……果儿?”楼感觉怀里小家伙身体发沉,低头一看,竟然晕了过去。“……泡久了吗?”楼无奈的打横抱起他出了池子。脑中不由想起不久前温泉池子里香艳刺激的缠绵,身体又开始发烫。果儿怎么会那一套的?他的脸色又沉了下去。等他醒来定要好好审问一番!

尾声

大雍永年九年,皇帝失道,荒社稷、废朝政,各地大水,民不聊生。

同年,大雍国殷商王起义。

永年十一年,斐与大雍战于中郡,雍胜。

永年十二年,大雍与斐正式结盟,数年内互不侵犯。

永年十二年三月初一,乃黄道吉日。殷商王雍擎,字合臻,继位为大雍国皇帝。改年号永年为方兴。世称商皇。

赞礼官高喊:“拜”音乐又起,百官四拜。乐止,全体向皇帝三鞠躬,拱手加额,三呼万岁,再随音乐四拜,礼止。唐果身穿四爪金龙的王爷朝服,身边站着身穿文官朝服的楼锦衣。两人望着殿上兖服旒冕的雍擎,心里都不免激动。

“擎一路走来惊险万分,眼下终于一尝所愿。”唐果小声的说道。他知道不久之后,雍擎就会历数先皇雍年的罪状,然后为无冕王一脉平反,这也是他们两人共同的目标。

“我原先是打定主意要整垮大雍的,现下你既在雍擎这方,唉,怕是行不通了。”楼锦衣笑道。要知道,他还有一个菏泽九霄的身份在菏泽呢。

“原先是雍年当政你当然怨恨,如今已经改朝换代了。虽说朝代更替不可避免,这新皇朝不知能存在多久,不过毕竟是一个新的时代,应该有实现你期望的价值。”唐果翻了个白眼。是啊,如果不是战争,很多痛苦就可以避免,如果不是雍年的昏庸,战争也不会发生。今后的和平也不会太久了,这个大陆四分五裂太久了,统一的大潮来势汹涌,已经避无可避。

“无论如何,楼锦衣会在唐果的身边。”楼握紧少年的手,直到此时心里还有后怕,“绝对不再分开!”心已经够强韧,力量已经足够保护彼此,即使以后世道如何纷乱,他也绝不会再放开紧握的手!

“祭告万民,大赦天下!”

(完)

*本文版权所有,未经“花季文化”授权,谢绝转载!

一秒记住【8080起点中文网 www.it8080.com】